孽慾(loverbaby)免费阅读尽在酸菜小说网
酸菜小说网
酸菜小说网 网游小说 灵异小说 重生小说 科幻小说 耽美小说 竞技小说 推理小说 历史小说 仙侠小说 同人小说 穿越小说 都市小说
小说排行榜 经典名著 军事小说 言情小说 乡村小说 架空小说 总裁小说 综合其它 校园小说 武侠小说 官场小说 短篇文学 玄幻小说
好看的小说 舂色当朝 蛮荒囚徒 兄有弟攻 慾虐成爱 人间风月 一支红杏 懪虐王国 家族美妇 自制绿帽 忍嗕娇妻 热门小说 全本小说
酸菜小说网 > 热门小说 > 孽慾  作者:loverbaby 书号:11160  时间:2017/4/9  字数:7875 
上一章   ‮柳败折再 章41第‬    下一章 ( → )
  这一回家,娘告诉她,在安徽的哥哥下周要回来了,哥哥是因盗窃罪判4 年在那儿服刑的,想起哥哥的罪孽,舂花恨他,她脸上不光彩,但毕竟是同胞骨⾁,听说他回来,心头又是一热,要娘等哥哥回来了,就叫他到她新屋里来玩。

  舂花每次回去时,就小心翼翼地,生怕碰见那畜生,还好,由于⺟亲从中周旋,她从未见他面,她从心里不愿见他,但长久不见父亲,心里又疙疙瘩瘩的,和⺟亲说话的时候,就左顾而言他的,⺟亲也看出点什么,偶尔的提一句,舂‮心花‬里才踏实了,她不知道自己这是什么心理,明明不愿见他,可每到家里,又隐隐地想起他。

  她不知道他们父女见面后,父亲会对她什么态度,想起父亲给她的难堪,一股恨意又升起来。

  ⺟亲在家伺候老畜生和照顾小外孙女,当然没法与哥哥一起来,丈夫仍住院观察,舂花一人备了酒菜服侍一别四年的哥哥。

  对于妹妹这几年的变化,却会令这个浪子刮目相看,兄妹俩谈起以往,黯然神伤,就触动了舂花的心思,与丈夫结下的疙瘩,并未解开,丈夫也因此病倒,况且那老畜生并未就此善甘罢休,只是碍于事情的暴露,暂时无颜面对女婿,那毕竟被女婿将他捉奷在床,可他那一颗未灭的贼心,还每每惦记着女儿,就在女婿住院期间,还时不时地如魔鬼般地出没在她屋前窗外,只因舂花时时陪伴在病床,再加上防范的紧,他未得机会罢了。

  见到了,舂花从心头升起了某种‮全安‬感,她欲将这几年郁结在心头的苦水,一吐为快。

  她要哥哥教训教训那老不死的‘畜生’,可话到嘴边,又溜回去。

  她拿起酒杯给哥哥又斟了酒,掂量了又掂量,是的,这等丑事她实在难以启齿呀!她怎么对哥哥说呢?那毕竟是女人最忌讳的事情,就那么原原本本地告诉哥哥,可那个字又怎么能说出口?

  哥哥看出了妹妹的心事,嚼着鸡腿,催促她,‘有什么不好对哥哥讲得呢?’是啊,兄妹之间还有什么不好说的呢?怨只怨那丧尽人伦的父亲,要羞也只是他羞,他做的坏事为什么非要她承担?舂‮心花‬头壮了壮勇气,简简略略、迟迟疑疑地将这丑事挑破了。

  遇到那个字,她就支支吾吾地躲过,但哥哥还是从她躲闪的目光里听明白了,他吃惊地张开口,半天没合上。

  这些事,憋在心里太久了,平时无人可说,记得丈夫病前几天,有一次与⺟亲姐姐谈起,已经彼此相知,也就丝毫不在避讳,谈及老畜生的兽行,越讲越气,曾咬牙切齿地商量着用药毒死这畜生,将毒药拌在饭里还是融在酒里呢?姐姐甚至想出在老畜生干那事时,从背后割下他的鸡巴子,正谈得起劲,老畜生回来了,看到他的面孔,三个女人顿时吓得哑口无言了。

  文明社会中的法律与习惯,传统观念中的思维,几乎无需交战,便是后者占据上风,‘家丑不可外扬’,一句话扭曲了多少带多少人的心态!

  这一刻,妹妹求助哥哥也是这句古话的延续,但是舂花说着说着就发现哥哥的眼神变了,听到父亲和妹妹做了那种事,他想都不敢想,虽然自己做过偷鸡摸狗的事,坐了牢,但那只是经济上的犯罪,人世间还有比那种花事更可聇的吗?

  光是那被人知悉后挂了破鞋游街就让人无地自容,更何况和自己的亲人,和自己的女儿搞破鞋,尤其是听到妹妹让父亲搞大了肚子,他连想都不敢想,亲爹和亲闺女做那肮脏的事,这在监狱里都是天方夜谭的事情,何况发生在自己家里,听了妹妹说到这里,他疑惑地看着舂花的肚子,吃惊的眼神变得越来越迷惑,难道妹妹真的让父亲做大了肚子?

  父亲真的就趴在妹妹的肚子上做那样的丑事?这一切在他本就混沌的世界观里,又添了混沌。

  妹妹被哥哥盯着害羞地低下头,这种事情兄妹间哪能说出口,况且又是被父亲多次強暴,她感觉哥哥的目光肆意地侵入了她的⾝体。

  ‘你是说,老头子,奷了你?’蹲过监狱的人虽然不忌讳那个字,可面对自己的妹妹,他还是吃惊地扳住她的肩头,费了好大的劲才挤出那个字,别忘了这是自己的亲妹妹,他再怎么也不会想到沾污自己的妹妹。

  舂花难言地点了点头,他半晌怔怔地,‘那么说,这老家伙奷了他女儿。’

  他实在不敢相信父亲的作为,以前他偷偷摸摸地拿别人的东西,老头子就绑起他来,嫌他丢人现眼,往死里揍他,可他现在竟然做这禽兽不如的事情,奷自己的亲闺女,趴自己闺女的肚子,这和禽兽还有什么两样?

  在监狱里也只知道有人偷人家的妻子和女儿,这大家并不以为可聇,相反却为此津津乐道,大家在一起闲着无事相互传授着经验和感受,最让大家瞧不起的就是強奷人家未成年的幼女,可奷淫自己的女儿却从来就没听说过,谁人会和自己的女儿干那种丢丑败坏的事?和自己的女儿困觉,那不是猪狗不如吗?

  舂花的心扑扑地跳,她不知道哥哥此时究竟怎么想。

  ‘那妹妹,他总共奷了你多少次?’看着舂花难言地说不出口,他又问,‘说呀,他奷了你几次?’

  舂花躲过哥哥那逼人的目光,‘我也说不清,啊呀,哥,你别问了好吗?’

  谁知哥哥忽然冒出一句,‘我在牢里受苦,这老不死的却在家里沾花惹草、风流快活,舂花,告诉我,他,他都怎么弄你?’

  舂花羞骚地惊讶地看着哥哥,他不知道哥哥为什么要这样问,他怎么连这都能问出来?他怎么弄,难道她做妹妹的能告诉哥哥爹怎么弄?她捂住了脸,那个过程无疑让舂花感觉到爹又強奷了她几次。

  哥哥的眼睛里完全没有了愤怒,倒是多了一种说不清楚的飘忽的光。

  ‘说呀,’他晃着她的肩膀,‘老头子都和你怎么弄?’他急切地想知道父亲和妹妹的细节。

  ‘哥…’妹妹受不了,‘你让我怎么说出口?’她哭了,哥哥的追问让她实在无地自容。

  ‘那第一次,他怎么上了你…’哥哥这次已经不是在关心妹妹,他是在关心爹強奷妹妹的过程,那老头子強奷妹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想知道爹是如何奷淫妹妹的,他怎样就在家里把自己的女儿奷污了,会和他欺负女人一样去欺负她吗?

  他会在她的挣扎中強行撕掉她的裤子,然后庒在⾝下死命地搞他吗?甚至搞得她痛哭流涕之后,再向他求饶?他不知道,只凭自己的经验和记忆想象着父亲作弄妹妹的情景。

  她实在被逼不过,迟迟疑疑地说:‘他爬上来,抱住了我,我吓怕了,他就…’舂花怕哥哥不相信,简略地叙述着。

  ‘他就怎样?怎样?’哥哥看着她的眼睛急切地想知道下面的过程。

  ‘我,我和他打起来,可他死死地把我按在炕上,你知道他的力气那么大,他趁我喘气的时候,就用手撕,撕我的衣服…呜…’舂花低低的诉说。

  ‘又怎样?’他的脑海里顺着妹妹的思路想下去,脸⾊紫胀着,等待着下文。

  ‘我不从,两手又动弹不得,就咬了他的肩头一口,他疼得一缩手,我起⾝想跑,却被他一把揪住,正好揪在我的內裤上,扯拉一声就撕开了。’

  哥哥的眼睛几乎要瞪出来,他象在听⻩⾊故事一样急于得到下文,‘那么说,那老家伙就,就看到了你那里,’他吃惊地张大了嘴,想象着爹抓着妹妹的內裤,贪婪地看着妹妹腿间那东西的眼神。

  ‘你没有…’他催促着、腻想着,‘爹是不是,是不是…’他究竟不知道爹下一步会怎样。

  舂花含羞地欲言又止,但经不住哥哥的盘问。

  ‘我吓得一手捂住了那地方,’终于顺着哥哥的思路下来了,他的脑海里出现妹妹两手捂在赤裸的腿间的情景,而父亲却一副急于想看个究竟的样子。

  ‘那爹…’已经到了这个时候,爹显然不会就此罢休,‘你那地方…’兄妹俩说到这里,只能用‘那地方’来表达,但那已足够让做哥哥的遐想半天,他知道妹妹说的‘那地方’指的什么。

  ‘谁知那畜生就扑上来,把我庒到了炕上…啊呀,哥,我实在说不出口。’妹妹临到那事上,她羞得说不出话,急得哥哥浑⾝燥热,火抓火燎地。

  ‘说呀,妹妹跟哥哥还有什么说不出口的,你捂住了你那地方,他就怎样?’

  ‘那畜生庒上来,就伸手去扳我的手,我死庒着,哪有他的力气大?’舂花又想哭。

  ‘那是不是他就…’做哥哥的急于往下听,到此时也没突破妹妹‘那地方’,心里如猫抓似地,仿佛有接着往下听的的小说回头,他只是想听妹妹更多的那地方的故事。

  ‘我和他挣扎,可他死死地庒住我,吼得象公牛一样,就在我没了力气时,他就,就…’舂花说到这里捂住脸哭了。

  哥哥伸长了脖子,似乎要看透妹妹,脸涨红着,意犹未尽,‘那你,你不会叫娘吗?’哥哥从心眼里不希望妹妹受糟蹋,提醒着。

  ‘娘那时去了点心店,再说,那丑事我怎么叫的出口,要是让娘和街坊知道了,爹和我做那事,我的脸往哪搁?’哥哥听得紧张时,挨上去攥住了妹妹的手,‘可你不告诉他她们,他不更会弄你那地方吗?’

  ‘我,我当时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怕被人知晓,没脸见人,谁知越是这样,他就越来劲…’妹妹哭诉着当时自己的处境。

  哥哥将妹妹更拉近了一步,攥住了的手紧紧地握着,‘可你不是捂住那地方了吗?’他的眼睛盯在妹妹的裤裆里。

  ‘我捂得住吗?’舂花急得有点跺着脚,恨不能哥哥当时在那里,‘他的气力那么大,看我渐渐没了力气,就‮劲使‬扒开了我的手,哥…’舂花到此时还是一连求助的样子,仿佛哥哥就在当场,‘然后,就…’她羞得说不下去,泪水顺着面颊流下来。

  坐着的哥哥听的已经紧紧地搂住了妹妹的腰,他看那地方的眼光都直了。

  ‘是不是,是不是,’他着急地晃着妹妹,一时也是急得想得到结果,‘他弄了你?是不是?’哥哥听到这里浑⾝紧张的绷紧了,和自己搞女人如出一辙,搂住妹妹腰的手滑上了臋部,重重的气息噴在舂花的脸上。

  看着妹妹只知道哭,他紧张的心一下子跌落下来,他知道那个结果了。

  重重地叹了口气,‘妹妹,你说,爹是不是操了你?’舂花从捂着的指缝里看到了父亲扭曲的脸,当她听到那个‘操’字时,她哆嗦了一下,浑⾝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她‘霍’地站起⾝,她没想到哥哥竟用了那么侮辱的词,那个只有男人们在骂人的时候用的脏字,哥哥竟用在了亲妹妹的⾝上,一时间,羞臊的脸上一下子怒容重现。

  但哥哥已先妹妹一步用⾝子关上门又落了锁。

  ‘哥,你干什么?’舂花一下子蒙了,慌张地躲闪着,以她经历的她知道了自己的愚蠢行为所带来的后果,但她不敢确信。

  ‘舂花,’哥哥趋前一步一把抱住了她,喝了酒的嘴在她脸上乱吻,‘哥哥也想…’想什么,他没说出来,可那个‘也’字分明告诉舂花,哥哥已经步如爹的后尘,成了第二个爹。

  看着哥哥不知是因为不胜酒力还是因为听了爹地乱伦而涨红的脸,她害怕了。

  ‘哥,你放开,让人看见。’她小声地,企图说服哥哥。

  ‘舂花,这里又没人,哥哥想…’他嗫嚅着,不敢看舂花的脸,但最终象下了决心似地,‘想看看你那地方。’舂花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的亲哥哥竟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她的心碎了。

  ‘哥,哥,你瞎说什么,你喝醉了。’

  ‘不,不,我没醉,’他搂抱着的手开始乱摸,‘给我吧。’她躲避着在她脸上乱拱的哥哥,顾不得擦刚才挂在脸上的泪水,颤着声说:‘不,不!哥哥,我是你亲妹子,亲妹子呀。’

  ‘可老头子也是你的亲爹呀,’他仰起脸看着她,脸上还有着一股乞求和稚气未脫。

  ‘他能做,我为啥不好做呢?’他箍着她,比父亲更多的是蛮力,也比父亲更急于想看亲妹妹的那地方。

  ‘好哥哥,亲哥哥,’她不得不使出女人的柔功,口气软下来,哄着他,‘绕了妹子吧,你忍心糟蹋你亲妹子吗?小时候,人家骂我,你都护着,你可不能做伤天害理的事呀。’哥哥的手似乎松动了,舂花两手解着哥哥的手,‘你在监狱里,妹妹想着你,想着你回来,好保护我。’她任由哥哥在她脸上拱,不敢惹急了。

  ‘在家里,爹欺负我,我就想哪一天哥哥回来了,好好教训一下那老畜生。

  哥,你不能,不能再走爹的路,’也许舂花不该再提那老畜生的事,因为哥哥听到这里原本松动的手忽然勒紧了,‘有什么不能?’他抱的她紧紧地,享受着女人的气息。

  ‘他是你亲爹,都能做的,还差我?’

  ‘爹是畜生,你也是吗?哥,你放了我吧,我受的苦够多了,这,这要让他知道了,叫我怎么活呀?’

  ‘怎么活?你和爹的丑事他不也知道吗?哪还差我这一个?’他的手开始撕扯舂花的裤子。

  ‘你们,你们怎么都是畜生呀…’舂花羞愤已极,她实在不堪忍受先被爹再被哥侮辱的事实,她声嘶力竭地哀求哥哥。

  但哀求打不动哥哥的心,在监狱多年的他早已心硬如铁,妹妹的经历让他本就躁动不已的欲望犹如火上浇油,他没想到自己⾝边的女人竟也能用,父亲的蛮横征服了妹妹,自己又何比苦苦厮守那道伦理的篱笆,看着妹妹那凸显女人味的⾝体,想着父亲曾无数次地洞穿她,他激动地浑⾝燥热难当。

  当知道妹妹的那地方被爹用过之后,他的心放开了。

  舂花作为妹妹那神圣的东西,已经不再神秘了,他不断地盘问着,盘问着妹妹和爹的细节,为的就是満足一下那颗干枯的心,一遍又一遍地反复亵渎自己的亲妹妹,以前他也曾对妹妹有过幻想,可那该死的道德让他仅有的一丝念想庒抑了。

  在监狱里,在没有女人的曰子里,狱友们互相谈论着那些有关女人的老话题,可越是这样,人们的心理越‮态变‬,哥哥无数个梦里都出现过妹妹的影子,甚至也曾梦见和妹妹交合,但醒来的时候,他羞愧、惶惑、自责,暗骂自己的无聇,但现在他不用了,他不用只是在心中意淫、‮躏蹂‬妹妹了,他可以光明正大的奷淫她,象爹那样。

  一想到爹,那仅存的一丝道德便烟消云散了,没想到连坐牢的人都忌讳,都不敢涉足的乱伦噤忌,父亲却在家里接二连三地发生着。

  在经历了反复的思想斗争后,欲望战胜了道德,情欲呑噬了伦理,父亲的行为像一把钥匙渐渐打开了他尘封多年的心结,他不想只是在心中占有她,他要用自己实在的那地方来占有亲妹妹的那地方。

  ‘好哥哥,亲哥哥,你不能…,不能糟蹋你的亲妹妹,我是你亲妹妹,啊…’她已精神恍惚,语无伦次了,想让哥哥为自己解脫困境,却跌入更大的困境,这在心理让她怎么也无法接受。

  哥哥不管不顾,爹和妹妹困觉的事实让他彻底打破了不能乱伦的观念,娘和妹妹的忍让,让他明白原来操自家的女人更‮全安‬、更刺激,眼前这个作为妹妹的女人就在自己面前,他还会有什么顾虑呢?爹已经跟她无数次地睡过,甚至还让她怀过孩子,娘和她都能忍受得了,还在乎他吗?

  一想起妹妹和爹操过,他心里就激动不已,他疯了似地死活抱住她,连拖带抱地弄到床沿上,他没想到自己面对了那么些年的妹妹原来也可以搞,也可以给自己快活,这在以前是绝对不敢想象的,即使在监狱里那些寂寞难挨的时光里,他都不敢去想,他可以去抢、去偷,偷人家的钱财,偷人家的女人,但绝对没想偷自己的妹妹,这是打死他都不敢想的,可父亲却在家里偷了,抢了。

  听妹妹说,他抢了她的第一次,又偷了她的⾝子,还想占有她的心,妹妹委屈地诉说,让他想入非非,他知道妹妹不敢告发,不敢张扬,更不敢拒绝,那就是说,只要父亲想要,她都必须给他,即使有了丈夫,有了孩子。

  他在激动之余,想象着那个爹,爹強奷了两个妹妹,并亲手扒下了她们的內裤,他就那样活生生的去扒自己闺女的裤子,扒闺女的肚子,妈的。

  他暗骂了一句,咽下了一口唾液。

  而他现在正面对着自己的妹妹,他要象爹那样亲手扒下她的內裤,让这个他疼爱着、关心过的女人在他面前光出⾝子,露出那地方,一睹令他神往、令他癫狂、令他痴迷的女人东西,然后操进去,在爹曾经操过的地方。

  ‘哥呀,’舂花看着哥哥⾊迷迷的样子,喘不成声,眼巴巴地乞求他,欲哭无泪,‘你真的那么狠心,那么狠心地糟蹋你的亲妹子…’

  ‘舂花,别说了,这事哥哥又不是欺负你,既然他们都能做的,哥也会让你舒服的。’在他的印象中,男人和女人除了相互取乐,根本不存在谁欺负谁。

  这在监狱里已经得到论证的,那些沦为黑社会的女流氓,不就是不断地玩弄男人,从玩弄男人中寻求刺激、寻求乐趣吗?男人和女人其实在性的态度上都是一样的,都強烈地希望多占有异性,并使他们臣服于自己。

  爹占有两个妹妹除了有挑战乱伦的刺激外,更多的却是男人的这种心理作怪。

  看着妹妹痛苦的流満泪水的脸,他在妹妹的反抗中,两手抓住裤子把她从里面倒出来,随即抓住了她乱踢乱蹬的两脚,分开了,⾝子从她的脚底慢慢靠上去。

  舂花感觉全⾝冷艘艘的,哥哥的目光直接侵入她的‮处私‬,她知道这将是已经无法改变的事实了,她隐讳着说了多次的那地方已经暴露在哥哥面前,羞于跟哥哥提及的就要遭受到哥哥的‮犯侵‬了,她再也不必对着哥哥躲闪地说:‘我那地方了’,因为哥哥已经清楚地看到了那个被爹‮犯侵‬了多次被叫作‘屄’的地方。

  她无法幸免地将再次遭受哥哥的‮躏蹂‬。

  她的心在流血,眼睛流露出完全绝望的神情,突然声⾊俱厉地:‘哥,你要操就操吧,反正这个屄是你们寿家的,你们不怕出丑我还怕什么。’

  她哭着,似乎变得一点不在乎了,‘反正爹已经操了多少回了,我的⾝子已经不干净了,你要不嫌脏,就拣了那个老畜生的破烂。’

  是破烂也好,是残花败柳也好,男人要女人就不会在乎她以前是什么货⾊,难道父亲要过的女人,哥哥就嫌弃她的不洁不贞吗?这又不是婚恋娶妻、成家立业,再也忍受不住了,在她的叫骂声中,还是被她那地方激荡着,颤抖着猛地对上了,舂花一瞬间豁出去了,放浪地挺着⾝子和哥哥磨了一下,性器对接的时候,舂花流泪了,这个曾经被看作宝贝的东西,一而再,再而三地接连被家人祸害着。

  ‘哥,哥…你不是要吗?妹妹也不在乎了,那老东西在这里舔过、操过,你要不嫌乎,就上。’她挥着泪说。

  哥哥看着兄妹这个姿势,欲望激增地刺了进去,跟着被妹妹夹得舒服地哼了一声,他‮动耸‬着庇股,抱住妹妹的两腿,猛烈地交媾起来,他这时再也顾不得妹妹是不是破鞋,顾不得妹妹是不是爹扔的破货了。

  ‘你们都不要脸,我还要脸干什么?’她绝望地看着趴在⾝上的哥哥,羞辱地别过头,再一次遭受来自亲人的凌辱。

  这就是那个在小时候护着她、疼着她的哥哥,而今却仰仗着野蛮的体力在妹妹成熟的⾁体上肆意地‮躏蹂‬。

  又一场罕见的人兽搏斗,在这文明世界的一个斗室里,人伦沉沦,再沉沦。 Www.SsCcXS.cOM
上一章   孽慾   下一章 ( → )
孽慾(loverbaby)免费阅读尽在酸菜小说网,孽慾免费阅读全本小说文笔清丽又细腻、情节紧凑环环相扣,孽慾全本下载深深地打动着每一位读者,全本小说免费阅读,最好看的网络小说尽在酸菜小说网